參考消息網10月20日報道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10月17日發表題為《美國軍隊能在一個複雜的世界中取勝嗎?》文章稱,勝利不是美國獨有的理念,但從我們的運動團隊到軍隊,我們都盼著出現勝利者。
  上周在華盛頓舉行的美國陸軍協會座談會上,美國陸軍參謀長雷蒙徳·奧迪爾諾將軍公佈了陸軍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作戰的新理念。這個新的陸軍作戰理念(AOC)描述了未來衝突環境的特征。它沒有試著確定我們的下一場戰鬥在哪,而是先發制人的防範未來作戰環境中的威脅,並找回了一個最近幾年大概已從我們的防務和安全術語中消失了的詞彙——勝利。
  戰爭打了13年,在面對勝利這個概念時,決策者和軍方領導人都如履薄冰。像伊拉克和阿富汗這樣的衝突,以及美國今後將面臨的許多衝突,現在不是,今後也不會是單純的單一民族國家間軍事力量的較量。在未來的環境中,怎麼才算是勝利要難以界定得多,並不只是一系列以敵人放棄抵抗並最終投降為結果的武力對武力的作戰行動。
  陸軍傳遞強有力的戰略信號的能力是獨一無二的。儘管美國海軍航母在動蕩的海域現身或美國空軍的戰鬥巡邏隊出現在有爭議的空域很有意義,能產生威壓效果,但AOC表示,只有“陸軍部隊到場才能向伙伴和對手展示美國實現安全目標的決心和持久承諾”。從諾曼底登陸到向巴格達進軍的“迅雷突襲”,歷史表明只有部署兵力實地參戰才能打敗美國的敵人。
  陸軍在考慮將帶來獨特挑戰的環境時,必須準備好防範衝突,塑造便於實現國家目標的安全環境並最終在各種軍事行動中打敗對手。AOC將提供如何改進能確保相對優勢的技術(對聯合團隊進行補充,整合特種作戰,著重培養能仔細觀察問題並找到解決方案的靈活、適應性強的領導者)的路線圖。
  要實現這些目標,AOC將把重點放到關鍵原則和核心能力上。創新和適應性變得同致命性和機動性一樣重要。
  在未來的安全環境中,將如何定義勝利呢?對衝突防患於未然是勝利,比如為西非的埃博拉患者提供援助。以地區聯合和全球響應力量來塑造安全環境是勝利,比如波羅的海國家的空降兵營。
  戰爭是意志的較量。不管擺在前面的是何種挑戰,美國都希望其軍事力量能取得勝利。AOC認識到未來武裝衝突的需求,強調培養領導者的價值,以此確保陸軍具備在一個複雜的世界中獲勝的意志。(編譯/耿凌楠)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軍兩棲突擊戰車參加美菲聯合軍演(法新社)
  【延伸閱讀】外媒:阿富汗塔利班發動進攻 搶占美軍撤出地
  參考消息網6月26日報道 官員們25日說,800多名塔利班叛亂分子在阿富汗南部發動了一場大規模進攻,試圖奪取美軍近期騰出的地區。在5天的戰鬥中,有40名平民被殺。
  據法新社6月25日報道,內政部數據顯示,大約100名塔利班人員被殺。
  赫爾曼德省的官員說,800名塔利班人員參與了對該省桑金地區等地的進攻。
  最後一批美軍上個月才撤出桑金地區,將其基地移交給了阿富汗軍警。
  當地官員說:“至少21名阿富汗士兵陣亡,大約40名平民被殺。”
  內政部的一名發言人說:“我們正在加強阿富汗國家安全部隊,我們沒有丟失多少土地。”
  據美聯社6月24日報道,奧巴馬總統選擇陸軍副參謀長於2014年晚些時候接管駐阿富汗美軍司令部,屆時美軍會撤出戰鬥部隊,留下約1萬名士兵訓練阿富汗軍隊併為其提供咨詢。
  如果獲得參議院批准,陸軍上將約翰·坎貝爾將接任駐阿美軍司令,再次回到阿富汗。2010年時,他曾領導了101空降師的部署。他的工作將是監管今年最後幾個月的交接,然後領導下一階段美國與阿富汗新政府合作改善軍隊和政府部門的行動。
  (2014-06-26 16:09:31)
  【延伸閱讀】美軍在伊拉克突襲逾百次 每天燒錢750萬美元
  據美國媒體報道,五角大樓說,美國軍方在伊拉克打擊“伊斯蘭國”激進分子的行動平均每天耗資750萬美元。海軍少將約翰·柯比29日說,美軍自6月中旬開始加大了在伊拉克的行動,導致支出增加。
  一天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淡化了美國增加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極端分子的可能性,但是他說,當局仍在研究制定一項應對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的全面計劃。柯比說,軍方仍然在為總統擬定可供選擇的方案,以便像在伊拉克那樣,對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激進分子目標進行空襲。
  美國在伊拉克進行了100多次空襲,大多都是在摩蘇爾大壩附近。美國的空襲本月幫助伊拉克和庫爾德軍隊重新奪回了這個大壩。柯比說,只要伊斯蘭國激進分子對大壩有威脅,美國的空襲就會繼續。隨著極端分子的攻勢持續不斷,要求美國更大程度地進行干預的呼聲越來越高。聯合國官員說,極端分子的行動已到了種族和宗教清洗的程度。
  (2014-09-01 09:19:00)
  【延伸閱讀】外媒:塔利班領導人警告美軍勿留駐阿富汗
  參考消息網7月27日報道 據美國《星條旗報》網站7月25日報道,塔利班隱遁的領導人穆罕默德·奧馬爾25日警告說,一項允許數萬名美國士兵在2014年年底後繼續留在阿富汗的雙邊安全協議將引發更多的戰鬥,這番言論對和談的希望構成了一大打擊。
  據報道,美國和北約聯軍正準備結束他們在阿富汗的作戰行動,但由於擔心阿富汗政府軍無力面對持續不斷的叛亂活動,而且這一安全真空可能為“基地”組織在阿富汗的叛亂活動鋪平道路,因此希望留下一支軍隊幫助培訓阿富汗安全部隊,並展開反恐行動。
  奧巴馬已宣佈,他希望讓大約一萬名美國軍人在阿富汗再獃兩年。阿富汗政府原則上已經同意一項安全協議,允許這些美軍駐留,但是這項協議尚未正式簽定。正在為取代即將離任的卡爾扎伊總統展開競爭的兩位候選人都承諾將簽署這項協議,但是他們正身陷一場有關選舉結果的爭端之中。
  報道稱,奧馬爾呼籲兩位候選人不要簽署這一協議。
  他在穆斯林開齋節前發表的一份講話中說:“我們相信當所有外國入侵者都撤出阿富汗、一個神聖而獨立的伊斯蘭政權統治這裡的時候,阿富汗的戰爭才會結束。以任何名義保留有限數量的軍隊可能都意味著占領和戰爭。”這一講話被翻譯成了達里語、阿拉伯語、英語和普什圖語。
  (2014-07-27 12:15:22)
  【延伸閱讀】外媒:美軍轟炸機在阿富汗炸死5名美國特種兵
  參考消息網6月12日報道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6月10日報道,美國和阿富汗官員當天說,一架美國空軍的B-1轟炸機在對美特種部隊在阿富汗南部的陣地發動空襲時,炸死了5名美軍特種部隊士兵和至少1名阿富汗士兵,這是友軍炮火在10多年的戰爭中造成自己人喪生的最嚴重事故之一。
  調查人員正在查找事故發生的可能原因,包括坐標出了問題、炸彈偏離了方向或其他人為錯誤。
  五角大樓新聞秘書約翰·柯比少將發表聲明說,5名美軍“在阿富汗南部實施安全行動時”遇難。他還說:“調查人員正在調查下述可能性:友軍開火是事故原因。我們的心與死去士兵的家人是連在一起的,我們為他們祈禱。”
  查布爾省警察局局長吳拉姆·薩希說,昨晚的這起死亡事故發生在查布爾省動蕩不安的阿爾甘達卜地區。當時部隊正在這裡開展與14日的總統決勝選舉有關的安全行動。
  吳拉姆·薩希說,就在行動接近尾聲時,塔利班武裝分子伏擊了部隊。美阿部隊請求空中支援,但當空襲發動時他們被炸死了。
  離空襲地點不遠的一位吉薩村村民說,那個地區是塔利班的據點,在一個被群山包圍的山谷里。
  長期以來,空襲一直是阿富汗政府與盟軍部隊爭論的焦點,在空襲導致平民傷亡時更是如此。
  不過,空襲炸死盟軍士兵的情況不太常見。自阿富汗戰爭開始以來,發生過十多起空襲誤傷友軍或盟軍部隊相互開火的情況。
  (2014-06-12 09:40:00)
  【延伸閱讀】港刊:美軍的炸彈炸不出伊拉克的和平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近日,在海灣地區,美國F/A-18C“大黃蜂”等戰鬥機從“布什號”航空母艦上起飛對伊拉克伊斯蘭極端分子控制地區進行空襲。圖為F/A-18E“超級大黃蜂”戰機準備在航母上降落。
  中新網8月19日電 美國國防部18日稱,在過去的3天之中,美軍對伊拉克摩蘇爾大壩附近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進行了35次空襲,摧毀了超過90個目標。不過,香港《亞洲周刊》在最新一期的文章中認為,美國這種戰略只是在拖延伊拉克的內戰而已,伊拉克的內戰拖得越久,國家將更加殘破。
  文章摘編如下:
  在中東環繞著裡海一帶,有一個山地性格的種族庫爾德族,它散佈在伊拉克、土耳其、敘利亞、伊朗以及俄羅斯等國,總人口逾千萬,但在每個國家都是占極少比例的少數民族。庫爾德族歷史悠久,他們最早以山間牧羊維生,民風強悍。在十字軍東征時期,伊斯蘭這邊出了一個名將薩拉丁,他多次大敗基督徒那邊的“獅心理查”(即英王理查一世 ),迫使基督徒只得簽訂和約而退兵,這個薩拉丁就是庫爾德族人。
  庫爾德族驍勇善戰,在中東歷史上專出僱佣兵,但他們人口分散,對形成國家的自覺較弱,因此現代中東各國形成的過程中,庫爾德族都無法形成一個庫爾德國。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庫爾德族在各國都受到嚴重壓迫,也被列強不斷利用。就以上一代庫族悲劇反抗英雄巴扎尼的一生為例,即可看出該族的悲慘命運。
  巴扎尼是俄羅斯境內的庫爾德人,他最先在俄羅斯進行反抗,由於他的角色符合美國利益,因此美國中央情報局一度大力支持,但後來美俄達成了協議,美國遂棄他而不顧,他只好逃亡到伊拉克,繼續爭取庫爾德族權益。但當年美國曾支持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因而支持伊拉克對庫爾德族的壓迫,巴扎尼遂再被出賣。庫爾德族分佈最多的是在土耳其,而土耳其又是美國的盟友,因此美國不斷協助土耳其鎮壓庫爾德族。
  美國不會支持庫爾德族建國,因為若支持,就必須把土耳其南部山地地區划出一大塊成為庫爾德國的核心地區,土耳其不可能同意,若美國片面主張,土耳其一定舉國反美。但雖然美國不支持庫爾德族建國,庫爾德族卻是美國最好利用的一個棋子。土耳其壓迫庫爾德族,美國不會講話,反而協助土耳其去壓迫;但在任何一個國家,若美國要做文章,則該國的庫爾德族問題即永遠是個題目。最近美國大舉出動空軍攻擊伊斯蘭國的軍隊,美國為了合理化它的動武甚至侵略,找的埋由就是庫爾德族。
  近代美國有一種“人道干涉主義”的策略,它若要干涉或侵略任何國家,就去找一個人道上的理由。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狂轟濫炸,這是典型的種族滅絕,而美國不置一辭。伊斯蘭國對庫爾德族的作為,則是典型的中東教派內戰,它是很野蠻殘酷,但與種族滅絕無關,美國只是為了出兵而找了種族滅絕當理由,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很人道而已。
  庫爾德族的信仰乃是伊斯蘭的遜尼派,又混雜了許多早期其他宗教如拜火教、猶太教和神秘教派的元素,與其他遜尼派及什葉派都不相同,因而教派對立極為嚴重。
  激進好戰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崛起後,美國的伊拉克傀儡政府已完全無力抵擋。這個組織從西北部發動攻擊,所向披靡,現已正式更名為“伊斯蘭國”。由於伊拉克政府軍一路敗逃,極端組織的軍隊接收了大批政府軍的美製武器,勢力更壯。而在伊拉克北部,只有庫爾德族的軍隊勉強尚可一戰,但也戰況激烈。
  如果美國失去了伊拉克,美國在中東的勢力必將大打折扣。尤其是美國雖說已從伊拉克撤軍,但在巴格達和厄比爾仍有大使館及領事館,還有美軍的指揮中心,這兩個據點一旦陷落,美國在中東的許多設施機密必定曝光。而且極端組織建國成功,中東就會多出一個強烈反美的政權。
  美國總統奧巴馬遂指派空軍對極端組織的軍隊進行空中攻擊。因極端組織的軍隊缺乏防空武器,只能任由美國宰殺。但美國這種戰略只是在拖延伊拉克的內戰而已,伊拉克的內戰拖得越久,國家將更加殘破。
  而這時,伊拉克的內鬥也在擴大,伊拉克現政府不能全力衛國而在爭權;同時在美國內部,前國務卿希拉里也抨擊奧巴馬的策略。由這些趨勢已可看出,伊拉克的動亂仍將持續,人民的苦難仍無出路。
  (2014-08-19 12:30:00)  (原標題:美陸軍參謀長:海空軍只能嚇唬人 我們到場才能獲勝)
創作者介紹

室內裝潢

iu37iugnz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